客服热线:  400-858-9000
  • 手机投融界

    扫描我,立刻打开触屏站
    手机触屏站:m.trjcn.com

投融界> 投融解答>聪明的投资者pdf

聪明的投资者pdf

专题2019-05-22 12:36533人阅读
最佳相似问答
相信很多朋友都看过这本书,确实是投资领域的经典之作,其所涉猎的范围很广,不单是股票交易。不同市场,不同操作风格的交易者都可从中汲取养分。

第一、此书告诫交易者的第一要义就是控制风险,只有保证在市场中先活下来,才有机会去做正确的事。控制风险包含两层意思,一是在投资策略中有充分完善的风控体系,二是坚持做正确的投资行为,降低发生损失的概率。在我的专栏中,也用了两篇乏味枯燥的短文强调了控制风险的重要性,这也是我从本书,并在长期的交易过程里所交的学费中得到的第一点警示。

第二、我认为不应把格老的投资原则只局限在价值投资方面上。虽然本书推崇的就是价值投资,但不能说其他方式的交易行为就有很大的风险,或是愚蠢的。是否愚蠢,与方式方法无关,而是看你是否有一套完善的交易体系,并且这套体系是建立在对市场客观严谨的分析的基础之上。好比格老,包括巴老先生习惯做大众的反面——别人贪婪时要恐惧,别人恐惧时要贪婪。这是一个精炼的概括,但要明确,所谓站在大众的反面,是指站在愚蠢的人的反面,而不是站在真理的反面。真理是建立在对市场的充分了解的基础之上,而不是旁人对你点赞多少。

格老对价值投资的理念也很明确,从分析总体经济环境到备选标的实际经营状况,都要做充分了解。在那个年代,可能一份财务报告就能说明问题,但当下的市场已经无法用简单的纸面报告就能得出客观的结论了,基础调研是件非常复杂困难的事情。

对于标的企业内在价值分析,也是要分类对待。

比如白马股,先要了解其所在行业的发展状况,再了解该标的营收状况,业务发展预期,资产负债比,现金流是否合理等等,这都是最基本的常规分析。一切都符合要求后,才能择机买入并持有,享受的是稳定发展带来的红息回报,且所持市值也会不断增长。

再比如成长性标的,企业高速发展带来的高负债,大量的现金投入,本身没有问题。但仍要看企业是否能留有一定的现金储备,是否有能力分红;当市场或企业发展遇到瓶颈时,有没有余地缓冲,领导团队摆脱困难的能力有多强等等。如果能做到这些要求,即便股价已经很高,但仍然是值得买入并持有的。这种做法与跟风买入高价股是有本质上的区别。

价值投资,重在价值,是攫取标的企业长期稳定发展而带来的收益分红,持有股票的价格增值倒是次要的。

不过,实话实说,绝大多数投资者是没有能力去按如上要求去做分析的。时间精力,物力财力都是无法满足完善的基本面分析要求的。很简单的一个例子,你看看各机构对投研部门的投入有多大,但效果又怎么样?

格老价值投资体系,用他自己的总结可以概括为——确定安全边际。

他总结了安全边际的原则指出:安全边际函数本质上不必给出将来的精确估计的数值,但如果边际较大,由于其投资者充分感觉到对时间变迁的防备,那么就足以保证将来的收益不会远落在过去收益之下。意思是:第一,安全边际本质上不是精确的科学。第二,安全边际应保持足够大(也就是查理芒格后面所说的:你不必知道那位女士的准确体重,也大概能分辨出她是胖还是廋)。第三,安全边际最终会通过时间的验证。第四,安全边际只有在少数时期才能感觉到,大多数时期,安全边际并不实际存在。

这确实是一门模糊的科学,你无法做出绝对精确的边际出来,只是有个大概轮廓。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专业机构无法始终给出较为准确投资报告。评判体系是一定的,但标准是随社会的发展而改变的,一旦标准模糊,就很难得出统一真实的结论。而且在调研过程中,你是无法规避主观意识判断的。好比巴老先生始终不看好互联网企业,虽然出现过泡沫,但整个行业仍不失为一个良好发展的行业。

当下的纳指又回到5000点了,且平均PE才20多倍,投资回报非常高。人们说巴菲特不做看不懂的事,以这个理由去化解这次失误的判断,但实质上是巴老先生的主观臆断影响了客观的分析,虽然看起来挺客观。互联网行业有泡沫,哪个行业又没有泡沫呢?即便是投资大师,也躲不开主观,因为他也是人。

第三、格老对技术分析的观点,包括对以道氏理论为主旨的各类技分方法的认识,有些草率。格老认为无论哪种技术分析方法,一旦被大规模使用,将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这是纯理论上的认识。一旦大规模使用,就不好用了,理论上确实是这样。但理论的前提是各类技术分析方法被大规模地正确使用,大规模是一个条件,正确使用是更为重要的条件。显然格老高估了交易者的认知能力……

话说,一旦格老的价值投资体系被大规模的正确的使用,那这个理论体系是不是也会不好用了呢?答案是肯定的,格老自己都说过,一旦都遵循价值投资理念,市场将没有波动。这确实是有些杞人忧天。根本就不用考虑这些,人就是人,总会被贪嗔痴谩疑束缚住。

另外,格老认为通过预测市场而获利是愚蠢的,因为你无法准确预测市场。那么,预测标的企业稳定成长是不是也是愚蠢的呢?你能准确预测企业运行能否始终良好吗?都是预期,用的方法都一样,企业能稳定成长,股市必然要涨,这本身就是相辅相成的。

价值投资,真正能获取高额收益的时候,是在市场运行极度愚蠢的时候,否则和把钱存入银行没有什么区别。我们需要大量愚蠢的人存在,只是自己的愚蠢程度小于平均水平就行了。

总之,书是好书,但要落实到操作策略上,那就不是一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