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  400-858-9000
  • 手机投融界

    扫描我,立刻打开触屏站
    手机触屏站:m.trjcn.com

投融界> 投资> 投资人说> 王石> 【万科创始人王石】分享他的非常时期
【万科创始人王石】分享他的非常时期
2018年01月24日17:23
信息来源:虎嗅

以下王石演讲内容由《中国企业家》杂志整理。

刚才片子放映登山,大家可能以为我会来谈登山是吧?实际上到哈佛去对于我来讲,比登山还难的,那是心目中的山峰,对整个人生的磨炼和考验,要比那个大得多。

我想借这一节,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到了深圳之后创业,创业这么多年,在创业初期,品牌还不著名的时候,个人影响力还不大的时候,在创业那个时候的一些体验,有没有遇到危机,这个过程当中你是怎么处理的?

我想在座有很多创业的朋友,很想从我这里得到一些答案,我想说实际上标准答案是没有的。因人而异,因环境而异,我下面分享的就是创业的几点:

第一个就是实际创业,我是32岁到的深圳,似乎之前和生意人没有关系,但是这32岁的人生经历,我觉得是非常好的储备,这是我想说的第一点。我们不要看成功什么时候发生什么事情,要看成功之前。很多年轻人要更多考虑,你是怎么做的。

第二个我想说的是,创业就是企业家胆识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从某种角度来讲是赌,这个赌你可以理解成赌博,可以理解成胆量加知识,也就是赌博从数学角度来讲,是有一个概率,你赌的时候要进行计算的。它的成功率是多少。

第三,如何正视自己的弱点,很多人没有从这个角度想,都想的我怎么强,如果不好是别人的原因,要从自己找原因。我想对于中国人,一般来说说别人的不是,我们说文人相轻,商人之间也是相轻,我是一个少有的例外,我就看别人的优点。

记者采访我,他们以为我说不出几个名字,但是我会说出很多人的名字,包括国外的,善于看到别人的长处。

这是我要跟大家分享的几点:第一要有准备;第二你要有胆识;第三要善于发现自己的弱点,别人的优点。当然作为我来讲,很重要的一个,就是我要有一个目标,要有一个愿景,有一个远大的目标。当然我做的小生意就是糊口,一定时间我可以玩儿。我的目标是要做一个伟大的公司。

问题在这里,什么叫伟大的公司?在八十年代你知道吗?我不知道。甚至万科发展明年能不能存在、发展几年,我都不清楚,但至少我有个目标伟大公司我知道,因为我看过很多工商管理的书,什么叫伟大公司?

第一,要产品,产品被市场上接受;

第二,要做品牌,品牌已经超越一般的产品,就是像万科这样的品牌;

第三,要有行业标准,就是你不仅仅是品牌大家愿意接受,而且行业上你领先往前走,但是这三个就够了吗?不够。还有你如何超越这样的产品、品牌、标准。更多综合你企业的文化,能在市场上被欣赏,超越市场上社会上的,成为社会往前进步的正能量,这就是伟大的公司。

我记得1983 年到深圳创业的时候卖鸡饲料,我领着民工扛饲料,休息的时候一个民工跟我说,你们城里人,我看你也挺精明的,怎么和我一块扛麻袋,我没有回答,我心里想“燕雀安知鸿鹄之志”,我不清楚未来做什么,我要做一番事业,我要做企业就要做伟大的企业。

我们就来举一个例子,遇到这种情况,我是怎么来处理的?

我到深圳选择了做饲料行业,给饲料厂提供玉米,三个月赚了三十万,那是非常得意的,那是83年,三十万是不得了的,当时一个万元户就全国要上报纸的。

这个时候就发生了一件事情,香港报纸登出来说这个鸡饲料里有一种肥鸡丸,里面有致癌素,这样人们就不敢吃鸡了,鸡卖不出去了,我就看到刚孵出来的小鸡,在回电炉里烧掉,我的少年时代有资本主义危机,经济成品过剩的时候牛奶倒到海里,刚出生的牛犊被杀掉。

当一个产品被人拒绝的时候,带来的这种后遗症,我也被牵连。因为我的鸡饲料也卖不出去了。卖不出去怎么处理,处理的结果是赚的三十万赔进去,又赔了四十万。从某种角度上讲我已经破产,银行到时间催账,我还不了就破产了。

当时我做了一个决定,只身买了机票飞到了大连,到大连的粮油进出口公司,问你们那儿还有玉米吗?他们说现在香港人不吃鸡了,珠三角的养鸡场也不要我们玉米了。我说你们有多少?他们说多了,仓库里有一万多吨,我说我都要,一共订货两万吨。但是我有个条件,到货一百天付款,实际上真到货了我付不出款,我只能假定一百天玉米能卖出去。

我不相信香港人不吃鸡,反正我亏了四十万,亏四百万差别不是很大。但是你要吃鸡了,这个玉米只有我有,因为玉米全让我买下来了,我也没钱当时还亏损四十万。

一共订货两万吨,这个船就开始装我的玉米出发,出渤海到了黄海,在黄海就进入南海。我的心情就非常复杂,晚上经常睡着就被惊醒,因为我担心我的船到了赤湾卸货他不要怎么办。我记得心情非常复杂,复杂到心中的天使和魔鬼在搏斗,其中魔鬼告诉我,这时候如果有台风把船打沉你就不用卖了,你买的有保险,这样就不存在货卖不出去了。

但是我记得那年台风很多,但是我的船还是很平稳地就到了珠江口,还有两天就到深圳赤湾了。

还有两天,香港报纸就说了,说那个肥鸡丸弄错了,大家开始说香港人马上又吃鸡了,这一吃鸡,就得养鸡,国内很多土鸡往这里调,数量非常有限。养鸡说要有鸡饲料,鸡饲料要有玉米,但是没有玉米。我说我有,他们说你的玉米在哪里?我说在仓库里,当时亏了七十万,你哪来的仓库?我就把海运局给我的电报拿出来了,就是几月什么号船进入赤湾港,一个船装了七万吨玉米。

我说我是移动仓库,现在讲移动互联网,我1983年就有移动仓库。这个船到了赤湾码头就开始卸,我记得我就站在一个小土坡上,我看到八吨的大卡车,一装八吨,一辆辆的开,尘土飞扬,我就站到小土坡上看,尽管是尘土飞扬,我觉得呼吸着带有海腥味的空气特别新鲜,那个天蓝啊!云白啊!就我那种愉悦感从来没有过的。

整个两万吨到货陆陆续续,我把亏损的七十万补回来,我又赚了三百万。当时深圳很多人接着去做玉米了,觉得这个这么赚钱,他没有看到我前面的狼狈相,整个到了千船竞发,全是玉米到深圳,这个时候我不做了,我觉得做玉米生意太难了,要赚钱很难,要亏钱是太容易了。我们知道刘永好、刘永行兄弟做饲料起家的,我做的时候他们还没有起家,如果我继续做玉米,“饲料大王”应该是我了。

这个说的生死战就是我刚才讲的故事。我们还是总结一下这个故事要说明什么呢。第一你会发现我虽然刚开始创业,但是我已经32岁了,我之前当兵、当工人,在部队历练吃苦,这都是我很好的储备,心理承受能力,对事物的判断,再一个看书,这就是准备。

【万科创始人王石】分享他的非常时期

我现在讲第二个故事,第二个故事一下就拉到了99年,那年我辞去了万科总经理的职务,和去年辞去董事长的职务略有点不同。辞职之前是一切想好的,辞职的时候我作了一个讲演,我说辞去总经理,但是我对万科有信心,为什么?

因为我给万科选择了一个行业,房地产行业;第二,我给万科建立了一个制度——现代企业制度;第三,我给万科建立了一个团队;第四,我给万科树立了一个品牌。我说我不当老总,我也相信万科能健康地往前发展。这是我当时的讲演。

晚上吃饭也很平常,睡觉也很平常,第二天早上起来吃饭也很平常,也很平常地到了公司,我的办公室没有换,秘书也没有换。回到办公室往那里一坐,就觉得气氛不对。我说人呐?以往来讲,我一上班,来请示的,来签字的,来汇报的都络绎不绝,就像现在“马奶奶(注:褚橙庄园董事长马静”这样创业很忙。我一看空荡荡的,我就问秘书人去哪了?秘书说开总经理办公会议呢。

我本能的要冲过去,但是我一想,不行啊,我已经辞职了,我现在已经不是总经理了,就觉得困兽犹斗,左右不是。

到了下午,老总来向我汇报上午的总经理办公会,谈到第四条的时候,我说你不用讲了,第五条第六条第七条我都知道,因为都是老部下,我刚辞职,开什么会议、怎么想,我了如指掌,我说第几条是错的,你们去改。我就发现总经理非常信服地离开了我,心满意足。但是这个礼拜就不舒服,我又熬到星期一的下午他来汇报,又是明察秋毫把他打断,就是你应该怎么样。

然后我就盼望着第三个礼拜,总经理过来汇报,汇报没有多久,不用我打断他,结果我感到不对,我发现他不是在向我汇报工作,是在等着我做指示,我就忍住没有打断他,咬着舌头,当然不能咬紧了。

汇报完了,他看着我,我看着他,他还看着我,我还看着他,他忍不住了,说请董事长做指示。我就说没指示,其实我有很多话想说。他就回去了。我就想,不对,像这样下去我会出毛病的,我辞去总经理职务也是形式上的。

我讲一个段子,心情和我一样,就是慈禧在颐和园一天早上起来就说,折子呢?太监就说了,您不是已经把权利下放给光绪了吗?他在批折子呢,和您没关系了。老佛爷就说了,批折子可真是享受啊!

我也遇到了这样的情况。你本身觉得逻辑上你为什么要放弃总经理,因为要建立一个伟大的企业,因为一个伟大的企业一定是制度、团队、品牌、市场,甚至在市场上你会营造一个标准,你不能以一个人为左右,不能以一个强人为左右,一旦强人离开了怎么办呢?

建设伟大企业,就应该制度、团队,无论如何你的影响是越小越好,这是你要放下的理由。但是一旦放下之后,你发现路径依赖,你非常的不喜欢,怎么办?我原来没有做好准备,我以为我会很顺利。于是我就做了一个决定,我要和万科的团队疏离。

我这里想跟大家分享的是,你想放下还不行,你就是克服了权利欲还不行,你一定要给你自己再开辟一个新天地,到社会上开辟一个你可以发挥作用的场所。这就是为什么我99年之后更多的开始到社会上去做公益,到社会上去做慈善,到户外去做我个人儿时实现不了的梦想,去登山,去飞伞,去帆船,去赛艇,去做这些事情。

刚才视频里我们看到褚时建先生,我习惯叫他褚厂长,我是把他当作一位非常成功的企业家,也是我学习的榜样。所以别人叫褚老或者褚先生,我是叫他褚厂长。

褚厂长他的人生经历至暗时刻。从监狱出来之后,73岁带着老伴到哀牢山去创业。我还记得第一次见他的情景,戴着一个草帽,圆领衫,开着口的,正在和一个民工讨价还价,就是修水泵,人家要80块钱,他给人家还价60块钱。你会发觉这么一个曾经叱嗟风云,一年税利300亿的烟厂大王,在山头上跟修水泵讨价还价。

我就问他种的成苗什么时候能够挂果?他告诉我六年,去的时候是2004年,再去的时候已经是2010年了,他就90岁了。所以他这样一个状态,这样一个大起大落,曾经是那样的辉煌,又那么遭难的,他却是这样的告诉我80岁之后的状态应该是什么样,我就非常的感慨,对我是非常有启发。

人在最困难的时候不是看他的高峰,而是看他由高峰跌到低谷的反弹力,这就是我在褚时建老先生身上所感受到的。

说到我自己,关系比较密切的一些人就说,过去“万宝之争”这两年里,对你的经历是非常至暗的时刻,我说不算是。

那么什么是呢?就我个人经历来讲,包括在80年代,我经历的至暗时刻是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这个例子也可以说是很简单,因为它是非常著名的事件,所以我在这里就不展开叙述了,我就说说这个事件发生之后对我的一个冲击。

就一个帖子,大概内容两点:第一,200万我认为是合适的;第二,要求提示员工捐款不要超过十块钱。就两点我就成了历史罪人,原来曾经在中国有影响力,有名望的著名企业家,而且登上珠峰的这人,突然就被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我追求的伟大的企业,在道德伦理上一定要有制高点的,但是现在说“你虽然物理高度登上了珠穆朗玛峰,但是你的道德高度还没有坟头高”。

恰巧我觉得这是非常有争论的问题,到今天也继续有争论,我们今天不从错对来说,对于我讲,那是一个非常难受的时刻。第一我感到非常孤立,第二完全是我个人带来的。比如说大家提到了过去的两年“万宝之争”,我说那是对我的品牌来的,对我的公司来的,对万科公司文化来的,我们的团队,我们在捍卫万科的文化。万科的文化在社会上有一定影响力,本身在社会上也得到了呼应的,尽管资本市场不这样看,他认为应该是资本来说话。所以我们是一个团队,为捍卫万科的文化在战斗。

但是回忆几年前的汶川地震,因为我一个人的言论引发的冲击。我也是人,我不是圣人,突然被网民,被主流否定的时候,我是非常痛苦的。因为我们也知道当时的群情激愤,因为我个人言论,使公司信用受到很大冲击。但是我认为我没有错,我的痛苦就在于我的信念认为我没有错。但是整个言论认为你不但是错了,还到了十恶不赦的地步,因为你很吝啬,突然在形象上我成为一个吝啬的人。

我是吝啬的人吗?我是吗?我不认为我是。这个不用回答,我非常清楚。但是问题在这儿,我就是这样一个位置,我感到非常孤立,非常无援,感到自己非常软弱。这个时候有人劝我,“王总,你现在必须辞职,而且离开这个国家。第一保留你的生命,第二你制造这个事件大家多少年回头看会重新审视。”

我说:“我不能辞职,也不可能离开这个国家。”我不能因为制造的事件,为了将来如何评价而离开,我辞职不会因为这个理由,我对辞职做了准备。准备什么呢?如果我的言论影响了万科的股价,投资者受损失我会辞职。

如果消费者拒绝买万科的房子,万科销售受影响我会辞职;如果万科的员工觉得董事长错了,他们罢工集体辞职,有那样的情况我说他们不用辞职,我辞职。只要这三种情况不会发生,我不会辞职,但是心里是非常痛苦的。熬过那段时间是非常难的,但是熬过来了。

我想为什么放那个片子,实际上褚厂长的经历,他的再创辉煌是在我心中,我想再怎么困难我也要坚持下去,这里想和我们在座的来分享四点:就是我怎么过来的。

第一,我做了最坏的打算,甚至我就准备肉体上被消灭,当然我不能坐以待毙。你做了最坏的打算,还准备接受,你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第二,还要保持乐观的态度,谁知道十天之后会发生什么情况,谁知道一个月之后会发生什么情况。但是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尽力了,你失败了你不会后悔,因为我已经尽了最大努力,反过来讲,如果没有尽力,是你心存侥幸最后失败了,你会后悔,为什么当时你不再努力一下。

所以最后的努力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不是有个话叫“往往胜利在最后一下的努力当中,在最后一下的坚持努力当中”,所以一定要坚持努力。但是我想和今天晚上特别分享的,是第四点。

第四,如何面对最困难时刻的经历,会成为你的财富。我相信褚厂长和下面我们会请出褚厂长的夫人马大姐,他们最有资格讲这个,如何把苦难的经历变成财富。我们再说我们要谈的例子,就是汶川地震,对你的财富是什么?

不用很长时间,我就进行总结,发现我说的一句话没有错,我虽然那年是57岁,但有人说我像个青涩的苹果,还是很不成熟,对很多事情认识的很幼稚,这里不是说反讽的话。比如说我作为一个董事长,我说了不是错对,但是引起社会负面强烈反应的话,影响公司品牌,影响股东对股票价值判断,我个人还是认为没有错,但是你应该对万科负责,就应该采取紧急措施。

当时另外一个公司发生类似的情况。在万科这个汹涌澎湃的时间上,因为这个“捐款门”对着我来的时候,另外一个公司也发出一个帖子,我是十块钱,那个公司是一块钱,风头一下扑向那家公司,没想到人家三下五下两天处理了,这个风头又转到我这儿来,结果我还没有处理,等我意识到要像那个公司采取措施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本身这样一个舆论,如果我说“我爱你”这句话很难启齿的话,那“对不起”也很难吗?那么对不起我说错话了,说了不应该,不合适宜的话,说了错话不行吗?我现在认为我可以,不要把你个人的情感、个人的诉求和企业等同起来。

像这样总结出了感悟,我觉得它成了我的财富,而且从公司整个发展来讲,我们的紧急公共关系是非常薄弱的。当我们意识到我个人的影响力比我想象的大的时候,当我的公司对社会影响力比想象大的时候,就应该有更多的担当,更多的责任,更多的忍受委屈。想到这里还有什么委屈受不了的?

所以我想在这里说的是,我的第二个33年,就以对汶川地震至暗时刻我的感受和我的感悟作为第二个人生阶段的结束,谢谢各位!

赞(0
标签:
万科创始人王石 
相关资讯推荐
查看更多
相关栏目
我要评论
评论
热门推荐
网友热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