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  400-858-9000
  • 手机投融界

    扫描我,立刻打开触屏站
    手机触屏站:m.trjcn.com

投融界> 投资> 投资人说> 【金融大鳄索罗斯】致信美国国会:我们不需要减税
【金融大鳄索罗斯】致信美国国会:我们不需要减税
2017年12月11日17:56
信息来源:腾讯

腾讯证券讯“金融大鳄”索罗斯(George Soros)在将自己的大量个人财富转移到“开放社会”基金会之后,依然乐于在合理的情况下给出自己的更多金钱,这次的目标是美国联邦政府。

Zero Hedge近日报道称,以巴菲特(Warren Buffett)为榜样,索罗斯和其他大约四百名美国富人已经向国会递交了一份公开信,指责他们居然在财富不均问题急剧恶化的时候还打算为富有的家庭减税。信件要求国会不要通过任何“进一步加剧不均衡”,并加重联邦债务负担的法案。

这封信是由“开明”富人组织尽责财富(Responsible Wealth)起草的,组织的发起者包括Ben&Jerry冰淇淋品牌创始人科恩(Ben Cohen)和格林菲尔德(Jerry Greenfield)、时装设计师费舍尔(Eileen Fisher)、慈善家洛克菲勒(Steven Rockefeller),以及索罗斯本人,组织里云集了众多排名在美国收入榜单前5%的个人和夫妇。

减税支持者宣称降低企业税可以帮助刺激增长,但是公开信强调,企业的利润目前已经达到了创纪录的水平。信件称,政府不该再让企业获得更多金钱,而是应该将资金用于教育、研究和基础设施建设,以及支持医补等各种福利计划。

信件尤其对国会废除遗产税的想法进行了大力批评。这一税项目前只针对给后代留下549万美元以上的个人或1100万美元以上的夫妇。众议院的提案要予以彻底废除,而参议院的计划则是将起征额度提高一倍。

【金融大鳄索罗斯】致信美国国会:我们不需要减税

目前,每年缴纳遗产税的家庭只有约5000个,而在参议院的框架下预计将减少到1800个,信件指出,这是不必要的,而且还将让财政收入遭受巨大损失。

前美国航空首席执行官柯兰道尔(Bob Crandall)接受采访时直言,“我认为减税是荒谬的”,共和党“说我们无力承担更多的政府支出,但是我们却可以承担为富人提供更大的税务优惠”。

不出预料地,这一信件的联署者多是来自加利福尼亚、纽约和马萨诸塞等州,即上次大选中的希拉里支持者集结地。支持桑德斯的前劳工部长莱克(Robert Reich)也签了名。

拉法姆(Mike Lapham)从家族前辈在纽约上州地区的造纸厂继承了大量的财富,目前在尽责财富负责联合争取公平经济项目(United for a Fair Economy),他承认,众多富人要求不要给自己减税,看上去有点奇特。“国会听到有人要求不要给自己减税,这情况确实不大多见。富人们是自己说:我们不需要减税。”

当然,这信件很可能会被共和党方面无视掉,对此联署者中有不少恐怕也早有心理准备。毕竟,如果大家真的相信这一公开信可以影响国会的决策,而不仅仅是一种道德的标榜,恐怕就未必会有这么多富人签名了。

信件全文如下。

亲爱的国会成员们:

我们是拥有大量净财富的个人,其中许多都在最富有的1%美国人之列,我们对自己的国家和人民深度关切,因此我们要提出一个简单的要求:不要给我们减税。

现在,你们正在考虑修改税法,我们呼吁你们反对任何将进一步加剧不均衡的立法举措。税务改革在最低限度上也必须是收入中立的,而不能使用所谓“动态评分”之类的技俩。我们极度担心收入的损失会导致诸如教育、医保、医补等至关重要的服务的支出被大幅度削减,导致我们国家恢复投资于我们的人民和我们的社区的能力被严重削弱。

共和党的税务计划中,包括废除遗产税、废除替代性最低税,以及大幅降低纳税中间实体最高税率等内容将使富有的个人和企业获得不成比例的好处。这一动议之下,富人将享受到比许多中产阶级家庭还要低的税率,而且还可以将大量财富免税传给自己的后人。目前,美国1%的家庭控制了42%的财富,而这样有利于富有阶层的动议只能进一步加剧当下的财富不均衡。

我们相信,要创造出更多的优质就业机会,以及更强势的经济,关键并不在于给我们这些财富已经很充分的人提供税务优惠,而在于投资于美国人民。要支持整个美国的繁荣昌盛,帮助人们达到最基本生活标准,保护气候的内政体系至关重要。然而事实是,国会已经在克扣这些强化经济所必需的投资,而现在,政府和国会还想要进一步减少投入。

根据通货膨胀调整后的数据显示,过去七年时间里,用于非国防可任意支配支出的联邦资金已经总体缩水了13%,导致许多计划都处于资金不足的困境之中。

国会本应想办法筹措资金,用于这些生死攸关的投资项目,但是共和党的计划却还想要在未来十年里让赤字因为减税再至少增加1万5000亿美元。这不但会使得我们的国家无法满足当前的需求,也会使我们未来的投资受到预设的限制。

单单废除遗产税一项,就将让我们在未来十年当中损失大约2690亿美元的财政收入,超过食品及药物管理局、疾病控制中心和环境保护署三家的开支总和。这些关键的机构帮助着成万上亿的美国人,而废除遗产税却只能让千分之二的继承者得到好处。

以牺牲工薪阶层为代价,给富人提供税务优惠,这既不明智,也不正当,而以削弱乃至废除那些帮助人们满足医疗和营养补助等基本人类需求的计划为代价来给富人减税,就更加是匪夷所思了。

相反,我们呼吁国会来更多向我们收税,让国家获得急需的额外收入,恢复那些至关重要的服务所需要的投资。这样做可以帮助创造就业机会,强化中产阶级,确保美国的经济成功。无论是怎样形式的税务改革,都不应该造成收入的损失,为富有的个人和企业减税的改革,就更加不应该了。

赞(0
标签:
金融大鳄索罗斯 
相关资讯推荐
查看更多
相关栏目
我要评论
评论
热门推荐
网友热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