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  400-858-9000
  • 手机投融界

    扫描我,立刻打开触屏站
    手机触屏站:m.trjcn.com

投融界> 融资> 融资资讯> 融资快讯> 岳弢爆料:陈天桥骂你很狠 史玉柱让你很内疚
岳弢爆料:陈天桥骂你很狠 史玉柱让你很内疚
2015年07月30日15:30
信息来源:新浪科技

陈天桥(左)与史玉柱

分隔两地,不一定影响友谊,例如史玉柱马云。共居一城,不一定关系融洽,例如史玉柱和陈天桥。就像是践行远交近攻。对于后两个同在上海滩的大佬而言,尤其在他们网游业务正处在上升期的时候,这种不融洽更显“剑拔弩张”。

例如2004年,巨人网络“巧妙地”从盛大挖来一队人马,合力于《征途》,直接推动巨人2007年在美国上市,有坊间传言说当时史陈二人因此闹翻了脸;2005年,《征途》准备以免费策略杀入市场时,盛大“偶然地”知悉并提前一步采取了行动。

正是因由这段纠结,一周前史玉柱宣布退休的时候,岳?此前关于陈天桥和史玉柱的一段回忆,又被多个媒体重新翻出来。岳?是谁?上面提到从盛大转投巨人的队伍里,林海啸和岳?都是中坚力量。岳?对当年史与陈,有着更近的观察。

然而岳?那篇被处理成口述体的回忆更偏感性,例如其中对陈史二人“一正一邪”的形容曾经广为流传。但岳?对新浪科技承认,这种说法其实并不是那么严谨。那么从更理性点的角度看,当年两个大佬究竟以何种管理方式,带领团队向前呢?

他总结了几个鲜明的特征,新浪科技以第一人称的角度还原如下:

  史玉柱

老史的管理模式,真正是把企业文化拿来做管理。柳传志给他的那几句话(巨人十六字:说到做到,严己宽人,只认功劳,不认苦劳),执行的非常好。

我们真正服他的地方,第一是让每个人都有参与度和成就感。你的意见无论被采纳或者,都会知道原因,同时也能获得很大的利益空间,这方面老史很讲江湖道义。第二是事情一旦定下来,就严格执行有奖有罚。当时有个计划某个节点有所延迟,几个负责的高管一个被罚了三万,一个被罚了四万,直接把罚款交到财务的手中。

严己宽人是个很好的文化,每次开会做判断、批评别人的时候,老史就会说严以律己宽以待人这句话。他认为你应该先想自己的问题,如果你对自己要求不严,就没资格批评别人。有次策划责怪美术出错,这个事情就被老史批评了,后来两个部门就很协调。

当时在巨人只要贡献大的,无论是什么样的职务、岗位,老史给的回报都非常好,在大额奖金和升职上面的自由度非常大。他会强调只认功劳,不认苦劳。

最开始做游戏的时候,理论上没有奖金。不过那时候老史保证研发团队每个季度都有过百万的奖金。老史说要多考虑到别人的难处。而通常人只有两个主要的追求,一个是良好的生活,也可以理解为利益,另一个就是给与成就感。

第一个,在利益分享方面老史做到了,比方年终奖发的就很多。第二个成就感,每次讨论问题的时候,他都是采用集思广益的方式,而且他真做到了少数服从多数。就算这个游戏策划意见是他提出来的,如果多数人反对,他也不会坚持去做。

最早的时候免费模式,一开始是林海啸提出来的。我们最初是按照收费做的《征途》,林海啸思考了很久决定用免费模式,当时老史有点犹豫,后来大家一起讨论,高管当中自然有不同意见,不过免费模式最后以微弱优势胜出,然后得以执行。

《征途》就是我们一点点商量出来的,大家的参与度很高。

他还比较擅长聆听专业人士的经验,巨人就曾经请网易等同行的高管讲课。老史比较谦虚,也比较随和,包括脑白金的人、巨人的人,都曾经和他有过争执。但老史不会以上司对下级的口吻进行对质,可能跟他大起大落有关系。

当然老史绝不是轻易全盘接受的人,他会在策略和方向上对细节严格要求。比方在启动一个大的宣传前,他都要亲自扣每一句话。有时候开会,他下午四点来,开到晚上两点钟。光讨论一个宣传诉求点,他就花了一个多星期,亲自带我们做。

我那时候管过的一个部门专门负责写作,有是个写手,平均每人每天能出五篇质量好的软文,也就是一天50篇。老史看最初看不到十分钟,就会把这50篇全部毙掉。最终反复打磨了一个星期,写手们都快哭了。后来我们摸出一个门道,给老史的审批的宣传稿有三个要点:得短、诉求清晰、标题有新意。这以后50篇就能通过5篇左右。

老史大方向和细节抓得很好,然而一旦计划制定好后,执行过程他就不会插手太多。巨人的执行力很好,这些都是脑白金团队带出来的。当时史玉柱给每个省的经理都有很大权限,同时他还配有大区巡查员,有操作灵活度页游约束,企业文化一直贯穿。

巨人原来的网游地推团队都是来自脑白金,效率高到可怕,但我们当时是坐在庙堂,看不到他们努力的程度。有次开会,一个负责地推的大老爷们说自己冰天雪地的去做推广,风雪中推着单车抱着海报前行,当时我们听了都很动容。

  陈天桥

陈总又不太一样。在盛大的几年(2002-2004),我有点怕他。陈总可能骂你骂的非常狠,但反而可能因此更容易产生别的想法。不过史玉柱会让你觉得内疚。

但陈总有他的特点,他会殚精竭虑想很多东西,方向、发展等等。从过往来看,他那些想法都是对的,都踩在正确的节奏和时间点上。而我在盛大的那段时间,盛大所有的中高层,对陈总的指令执行起来不遗余力。所以盛大高效发展。

其实我对史玉柱更清楚一点,因为在盛大我只是做到中层(总监),跟陈总直接接触不是那么多,偶尔会有单独开会。所以我不知道集思广益的东西是多少,但是盛大高速发展的时候,高层对中层的授权是极高的。只要是高速发展的公司都是对中层授权很大。

当时老谭(谭群钊)给我的授权,都是非常开放的。他只是提出目标,为完成目标中层可以提出调配人员、调整架构等等想法。

不过那时候有个事情,让我一直对陈总很敬佩和感激。当时我管理技术保障中心,《传奇》、《传奇世界》等都是我管理,当时有点顾不过来,所以我把不错的工程师,提上来做管理。我觉得这帮人很负责,但怎么替他们争取利益呢?

于是我写了个邮件,说这些人是核心力量,想给他们提500-2000的津贴。人事部门向上请示最终获批,后来他们给我看了一个文件,陈总在上面批复:不照顾好士兵的将军,不是好将军。我觉得陈总对人非常关注。

那时候每个人都把盛大当成自己的家,几乎所有人周末都会主动来上班。我曾经想怎么达到这一点的?后来觉得可能是陈总当时在员工大会上的讲话,起到了激励作用。当时陈总将盛大的未来,让员工有了成就感,所有员工都在为愿景而努力。

真正落地的企业文化,是员工的认同感和荣耀感。

而且前期陈总没有业绩压力的时候,发奖金还是不错的。当时一个盛大的值班主任(技术像客服一样7×24轮班,值班主任就是负责人)跟我说:“我最开心的时候,是年终奖差不多是我近一年的工资。当时我就出去喝了一顿酒,这种公司我就要为他卖命”。

陈总一直想做的就是,培养一批能接班,一种能够有所分担的架构,但是可能还是没有特别成功。也许是因为大家对他的依赖性过高。所以他真的很累。他有时也显得力不从心,他不是神,精力和能力也是有限的。现在盛大仍离不开陈总。

而史玉柱善于放手、善于分力,他更成功的是内部创业,包括《征途2》、《仙侠世界》几款游戏都是内部创业发起的,一旦实现了内部创业就分权了,每个人都在承担自己的东西。这时母公司就成为服务型公司,整合媒体和渠道资源,对子公司进行服务。

史玉柱可能不会说一些这略,但是真正把母公司变成了服务公司,把分公司变为排头兵,这也是脑白金在做的。他的放手,对巨人没有影响。

之前我们几个老盛大开玩笑说,如果陈总把我们全部找回去,能不能实现他的战略意图?没有一人说是或者否,因为大家不知道。虽然大家都有盛大情怀。

  新起点

以上就是岳?关于史玉柱和陈天桥的一些回忆。尽管因为跳槽巨人曾经惹恼陈天桥,而巨人上市之前林海啸和他也被“离奇”架空,但是岳?只愿意从正面对两个大佬进行回忆。现在的他和巨人管理团队关系不错,然而与盛斗士(盛大离职员工)距离更近。

(另据他得到的消息,刘伟将接任巨人CEO,纪学锋任总裁。)

蓝港在线CEO王峰有次在私人聚会上发出这样一个感慨:中国网游行业没有精神领袖,尤其是几个网游上市公司的大佬,很多不是游戏玩家,而只是赚钱的高手。对于这种说法,岳?也会用诸如游戏是创意性行业等说法进行反驳。不过他也坦言曾经有同行跟他说:游戏就是挖煤,我们说白了就是煤老板,觉得这个矿不错就挖掉。

现在的岳?并没有留在游戏行业,他说自己实在沉不下心来做游戏,而且很难组织一个好的团队,而且新游戏生存概率比以往时候都要低。

“以前在盛大的时候玩《传奇》都玩疯了,玩《征途》我也几万几万的充值”,岳?对新浪科技说“但是我现在不太玩游戏,因为没有兴趣。如果游戏不能满足我自己,就不能满足用户”。他现在感兴趣的是他自己的创业项目:店店通。

店店通(365ddt.com)也是一种O2O的概念,更像是所有商家会员卡的集合。理想的情况是,用户只需要办一张店店通的会员卡,就能在所有合作商户享受会员待遇。

现在的岳?有了一个新的想法。抛弃以前重点放在整合线上与线下的模式,把线上和线下两个业务团队重新拆分,线下团队就是想办法拓展商户,而线上就是抓流量、用户存留、转化甚至宣传推广。两个O各自做好各自的事情。

中间靠什么对接?技术。岳?说店店通还是一个传统行业,只是中间利用了互联网、移动互联网这个工具,对传统行业进行了改造。有投资人问他如何应对巨头介入,岳?说这个市场很大,没有人能完全吃下来,“我就守着一个垂直领域慢慢做”。

赞(0
相关资讯推荐
查看更多
相关栏目
我要评论
评论
热门推荐
网友热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