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  400-858-9000
  • 手机投融界
投融界> 融资> 融资资讯> 融资快讯> 对话青松基金创始合伙人董占斌:TMT“快投天使
对话青松基金创始合伙人董占斌:TMT“快投天使
2015年07月30日14:48
信息来源:投融界

青松基金创始合伙人 董占斌

受访人:青松基金创始合伙人 董占斌

采访/撰文:网 代松阳

一个存续期为“7+2”的天使基金,从基金close的一刻开始,它的投资期最快要多长时间?

4年? 3年?2年? 青松基金的答案是:1年。

2012年6月,刘晓松、董占斌、苏蔚三人聚首,青松基金一期1亿元规模的天使基金正式设立,主投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早期项目,募资协议里的基金存续期是“7+2”。

可刚刚过了1年,该基金便投出了30多个项目,一期基金1亿元的投资额度全部用完。这个速度,快得让该基金的LP们瞠目结舌。

都知道天使阶段浪大滩险,10个项目投出去,很可能9个有去无回。9年的存续期,1年就投完,30多个项目投出去,一期基金的回报率能保证吗?当ChinaVentrue把这个疑问抛给青松基金创始合伙人董占斌时,他给出了一个回报数字:6倍。

“目前很多项目还在爆发初期,估值难以测算,保守估算的基金账面值已接近6亿。”董占斌说。一期基金项目2014年才开始陆续进入退出期,很多项目的估值仍会大幅增长,对于一期基金的LP来说,6倍是最保守的回报值。

在一期基金所投项目中,目前回报最高的来自2款游戏。一款是当下最火爆的页游——《街机三国》,月流水过亿;另一款是刚刚在IOS越狱渠道和安卓渠道上线的手游——《啪啪三国》,目前月流水已冲到1000万元。

左手《街机三国》,右手《啪啪三国》,2个《三国》为青松基金一期基金带来的回报分别是60倍和50倍,这当然也是最保守回报。

LP们除了乐不可支之外,只剩追加投资。

目前,青松基金二期基金已在募资阶段,规模3个亿,预计年底close。和一期基金相比,除了规模扩大之外,LP结构也有所优化,机构LP开始进驻青松基金。

青松基金“铁三角”:1周内签订termsheet

青松基金的主要发起人是刘晓松。在青松基金之前,刘晓松已是一名成功天使投资人。他本人还是A8音乐的创始人,参与投资了腾讯多米音乐等多个项目,其中2000年对腾讯的天使投资,让他收获了上万倍的惊人回报,这也可能是中国天使投资领域单个项目的最高回报记录。

董占斌早年在香港新鸿基金融做投行工作,那时有缘与刘晓松相识。随后董占斌辗转赴盛大集团投资部,操盘盛大游戏旗下的18基金。苏蔚则是董占斌在盛大投资部的老同事,更机缘巧合的是,苏蔚此后又跳槽到刘晓松所在的A8集团战略投资部,任首席投资官。三人从此互相结识。

在董占斌看来,青松基金之所以投资决策速度如此之快,与三人投资脾胃相投不无关系。

刘晓松在TMT投资创业圈混迹多年,对移动互联网投资方向有着很清晰的战略思考,也正是基于对移动互联网未来的强烈兴趣,他才会发起成立青松基金;董占斌则在盛大18基金有多年投资生涯,尤其对游戏领域有着十分专业的判断;苏蔚早期曾投资过盛大文学、边锋集团等项目,对游戏、娱乐等多个分支有丰富经验。

“天使阶段项目,尤其移动互联网领域,投资机会期转瞬即逝,一个初创团队往往成立之初需要钱,一旦过了这个阶段,就可能要等下次融资机会了。这要求项目的投资决策必须非常果断。”

董占斌记得,他们决策最快的项目,从第一次见创始人到签订协议,仅仅只花了1周时间。

这一快速决策的基础,正是建立在3个合伙人投资理念相符的基础之上。

在一期基金成立初期,刘晓松、董占斌、苏蔚便深入讨论了未来战略,在行业判断、团队判断、投资方向和投资策略上形成了高度统一的认识。

“一期基金确定的重点投资方向是游戏行业,适当参与电商、O2O、娱乐应用等领域,不投社交类移动应用。”董占斌强调,正是这种赛道选择上的关键战略研判,成为一期基金整体超高回报的决定性因素。

逆周期理论:为什么不投社交?

要知道2012年青松基金一期基金成立时,正是以微信、陌陌为代表的社交类移动应用初出茅庐、攻城略地的时候。为什么选择避开社交应用呢?

青松基金在这一点上的思考很具有宏观战略性。事实上,这也是青松基金投资理念中的重要一项:宏观经济趋势研判。

董占斌对此的解释是,近二十年的中国宏观经济大致有一个“7年周期律”:1993年-1999年,2000年-2007年,但2012年以来,中国经济内忧外困,宏观经济并没有出现回升,综合判断未来2年的经济趋势仍然呈现整体向下的趋势。

“当经济大环境萧条时,人与人之间的社交性需求通常不会活跃。企业不景气、失业下岗人口增多,人们通常会逃避现实,在娱乐与游戏中寻慰藉。因此,游戏产业往往表现出很强的逆周期性。”

再聚焦到社交领域,董占斌认为,社交应用在中国满足的更多是刚性需求,如平台类的微信、陌生交友类的陌陌,如果不能这种满足刚性需求,吸引用户的成本就会非常高,社交应用本身的变现能力又非常弱,对于初创企业来说,作出一款产品容易,但持续运营产品的运营门槛很高。

此外,社交用户流失率严重也是问题。青松基金在社交应用领域只投资过一个项目——晚九,是一款针对夜店人群的社交应用,在董占斌看来,这种细分人群的社交类应用,可能还有一定机会,但平台类的机会已不大。

尽管2012年是社交类应用的爆发之年,该领域项目也遭到VC/PE疯抢,但青松基金并没有选择跟风,除了晚九,青松基金一期基金最终没有再投任何社交类项目。

如今再回头看,2011年创立的社交类产品,大部分都死掉了,深陷其中的众多VC/PE大多黯淡无光。

关注创始人的“三大”情怀

在青松基金一期基金所投的30多个项目中,游戏类项目占比过半。2013年游戏行业在资本市场上的火爆程度大家有目共睹,青松基金能够提前选择在2012年大批量布局,踩点时间不可谓不精准。

一期基金之所以选择主投游戏行业,在董占斌看来,除了上述所讲的逆周期性,游戏行业也是青松基金“铁三角”研究最深入的行业,正所谓不熟不投。

2008年在盛大投资部时,董占斌便开始深入跟踪游戏产业,亲眼目睹了游戏产业在几年之内,从端游到页游再到手游的快速变迁。

今年以来,A股市场手游股遭遇爆炒,上市公司并购手游到了癫狂的地步,一个年利润只有1-2千万的手游公司,可以开出十几亿的天价,在董占斌看来,这种疯狂只是资本泡沫,绝非产业泡沫。在他的预判里,手机游戏这个刚崭露头角的市场未来的规模至少在1000亿级,相比于目前60-70亿的规模,手游的天花板还远远未至。

一个突然爆发性的行业,外加上一个几乎没有天花板的市场,赛道选对之后,如何选择对的选手就成了最关键的环节。

对于青松基金的投人的判断,董占斌总结3个大:大梦想、大胸怀、大爱。在他看来,这创始人的这“三大”比智商、情商、执行力等诸多因素要重要得多。

以为青松基金带来60倍回报的《街机三国》为例,创始人时继江一开始卖了他和他弟弟的3套房产,凑钱创业。在这波游戏并购热潮中,不少上市公司曾向他开出难以置信的天价收购《街机三国》,但都被时继江一口回绝。钱,对他来说,根本就不是创业的目的,他的梦想是改变中国娱乐游戏产业格局。

在《街机三国》创业团队组建初期,时继江对每一位新人都定了慷慨的激励规则,每个游戏项目20%的利润分配给团队成员。为了挖到一个不舍得其他公司年终奖的强人,他甚至自掏腰包,将对方因离职导致空缺的年终奖补上,这就是大胸怀。

不仅股东、员工,甚至联运平台的众多第三方合作伙伴,《街机三国》团队也不吝利益分享,提供了高比例的分成收益,合作共赢。此谓大爱。

在董占斌看来,这种创业团队的精神特质,是《街机三国》之所以能够成功的关键。目前《街机三国》月流水已经达到7000-8000万元,最高月流水破亿,伴随着产品在腾讯平台上市,董占斌预计,《街机三国》一款游戏的月流水有望达到1.5亿。

用高回报赢得个人LP群体信任

青松基金一期基金的LP大部分都是个人实业家。刘晓松既是GP,也是一期基金最大的LP,其余的LP都是制造业等实业类企业家,投资额度大多在1000万-2000万元。

事实上,对于中国以制造业企业家为代表个人LP群体来说,天使基金并不招待见。他们一提到私募股权类型的资产配置,往往说的都是VC/PE。

“中国的个人LP更倾向于快进快出,投资期可以短一些,回报也可以低一些,比如很多人民币PE基金存续期3+2,投资3年,回报2倍,很多LP都接受。但青松基7+2的存续期,意味着现金流回报时间会很漫长。”董占斌称,这也是当初一期基金在募资过程中,说服LP时,遇到的最大问题。

“铁三角”的做法是向LP耐心介绍他们的投资理念,他们的逆周期性行业投资策略,同时,刘晓松个人的号召力也起了巨大作用,对于LP们,腾讯的上万倍回报案例是一个无论如何都无法抗拒的诱惑。

一期基金计划的投资期本来是3年,结果1年多时间1亿额度便已快速投完,本身已大大超出LP们的期望,基金目前的账面回报高达6倍,仅仅这个最保守的预估回报,在所有天使基金当中,已可以排在最突出的回报行列。

正是这种良好的投后表现,给了LP对青松基金“铁三角”GP团队的信心。从8月份开始募资的二期基金,规模也比一期基金扩大了2倍,达到3亿元。其中2亿仍然坚持投向互联网、移动互联网领域的天使阶段项目,剩余1亿则会选择跟投,投资于前期已投的表现优秀的项目。

董占斌介绍,相比一期基金重点投资游戏行业,二期基金的投资方向,会更加细分、更加多元。在他看来,不同的移动互联网细分行业都有它的爆发期,2012年是社交、2013年是游戏,未来可能是O2O、在线教育、互联网金融等细分领域。

而青松基金的做法,就是深入跟踪和研究这些热点细分领域的发展趋势,抓住行业爆发前夜的拐点,然后提前快速布局。

青松基金“铁三角”:1周内签订termsheet

青松基金的主要发起人是刘晓松。在青松基金之前,刘晓松已是一名成功的天使投资人。他本人还是A8音乐的创始人,曾参与投资了腾讯、多米音乐等多个项目,其中2000年对腾讯的天使投资,让他收获了上万倍的惊人回报,这也可能是中国天使投资领域单个项目的最高回报记录。

董占斌早年在香港新鸿基金融做投行工作,那时有缘与刘晓松相识。随后董占斌辗转赴盛大集团投资部,操盘盛大游戏旗下的18基金。苏蔚则是董占斌在盛大投资部的老同事,更机缘巧合的是,苏蔚此后又跳槽到刘晓松所在的A8集团战略投资部,任首席投资官。三人从此互相结识。

在董占斌看来,青松基金之所以投资决策速度如此之快,与三人投资脾胃相投不无关系。

刘晓松在TMT投资创业圈混迹多年,对移动互联网投资方向有着很清晰的战略思考,也正是基于对移动互联网未来的强烈兴趣,他才会发起成立青松基金;董占斌则在盛大18基金有多年投资生涯,尤其对游戏领域有着十分专业的判断;苏蔚早期曾投资过盛大文学、边锋集团等项目,对游戏、娱乐等多个分支有丰富经验。

“天使阶段项目,尤其移动互联网领域,投资机会期转瞬即逝,一个初创团队往往成立之初需要钱,一旦过了这个阶段,就可能要等下次融资机会了。这要求项目的投资决策必须非常果断。”

董占斌记得,他们决策最快的项目,从第一次见创始人到签订协议,仅仅只花了1周时间。

这一快速决策的基础,正是建立在3个合伙人投资理念相符的基础之上。

在一期基金成立初期,刘晓松、董占斌、苏蔚便深入讨论了未来战略,在行业判断、团队判断、投资方向和投资策略上形成了高度统一的认识。

“一期基金确定的重点投资方向是游戏行业,适当参与电商、O2O、娱乐应用等领域,不投社交类移动应用。”董占斌强调,正是这种赛道选择上的关键战略研判,成为一期基金整体超高回报的决定性因素。

逆周期理论:为什么不投社交?

要知道2012年青松基金一期基金成立时,正是以微信、陌陌为代表的社交类移动应用初出茅庐、攻城略地的时候。为什么选择避开社交应用呢?

青松基金在这一点上的思考很具有宏观战略性。事实上,这也是青松基金投资理念中的重要一项:宏观经济趋势研判。

董占斌对此的解释是,近二十年的中国宏观经济大致有一个“7年周期律”:1993年-1999年,2000年-2007年,但2012年以来,中国经济内忧外困,宏观经济并没有出现回升,综合判断未来2年的经济趋势仍然呈现整体向下的趋势。

“当经济大环境萧条时,人与人之间的社交性需求通常不会活跃。企业不景气、失业下岗人口增多,人们通常会逃避现实,在娱乐与游戏中寻找慰藉。因此,游戏产业往往表现出很强的逆周期性。”

再聚焦到社交领域,董占斌认为,社交应用在中国满足的更多是刚性需求,如平台类的微信、陌生交友类的陌陌,如果不能这种满足刚性需求,吸引用户的成本就会非常高,社交应用本身的变现能力又非常弱,对于初创企业来说,作出一款产品容易,但持续运营产品的运营门槛很高。

此外,社交用户流失率严重也是问题。青松基金在社交应用领域只投资过一个项目——晚九,是一款针对夜店人群的社交应用,在董占斌看来,这种细分人群的社交类应用,可能还有一定机会,但平台类的机会已不大。

尽管2012年是社交类应用的爆发之年,该领域项目也遭到VC/PE疯抢,但青松基金并没有选择跟风,除了晚九,青松基金一期基金最终没有再投任何社交类项目。

如今再回头看,2011年创立的社交类产品,大部分都死掉了,深陷其中的众多VC/PE大多黯淡无光。

关注创始人的“三大”情怀

在青松基金一期基金所投的30多个项目中,游戏类项目占比过半。2013年游戏行业在资本市场上的火爆程度大家有目共睹,青松基金能够提前选择在2012年大批量布局,踩点时间不可谓不精准。

一期基金之所以选择主投游戏行业,在董占斌看来,除了上述所讲的逆周期性,游戏行业也是青松基金“铁三角”研究最深入的行业,正所谓不熟不投。

2008年在盛大投资部时,董占斌便开始深入跟踪游戏产业,亲眼目睹了游戏产业在几年之内,从端游到页游再到手游的快速变迁。

今年以来,A股市场手游股遭遇爆炒,上市公司并购手游到了癫狂的地步,一个年利润只有1-2千万的手游公司,可以开出十几亿的天价,在董占斌看来,这种疯狂只是资本泡沫,绝非产业泡沫。在他的预判里,手机游戏这个刚崭露头角的市场未来的规模至少在1000亿级,相比于目前60-70亿的规模,手游的天花板还远远未至。

一个突然爆发性的行业,外加上一个几乎没有天花板的市场,赛道选对之后,如何选择对的选手就成了最关键的环节。

对于青松基金的投人的判断,董占斌总结3个大:大梦想、大胸怀、大爱。在他看来,这创始人的这“三大”比智商、情商、执行力等诸多因素要重要得多。

以为青松基金带来60倍回报的《街机三国》为例,创始人时继江一开始卖了他和他弟弟的3套房产,凑钱创业。在这波游戏并购热潮中,不少上市公司曾向他开出难以置信的天价收购《街机三国》,但都被时继江一口回绝。钱,对他来说,根本就不是创业的目的,他的梦想是改变中国娱乐游戏产业格局。

在《街机三国》创业团队组建初期,时继江对每一位新人都定了慷慨的激励规则,每个游戏项目20%的利润分配给团队成员。为了挖到一个不舍得其他公司年终奖的强人,他甚至自掏腰包,将对方因离职导致空缺的年终奖补上,这就是大胸怀。

不仅股东、员工,甚至联运平台的众多第三方合作伙伴,《街机三国》团队也不吝利益分享,提供了高比例的分成收益,合作共赢。此谓大爱。

在董占斌看来,这种创业团队的精神特质,是《街机三国》之所以能够成功的关键。目前《街机三国》月流水已经达到7000-8000万元,最高月流水破亿,伴随着产品在腾讯平台上市,董占斌预计,《街机三国》一款游戏的月流水有望达到1.5亿。

用高回报赢得个人LP群体信任

青松基金一期基金的LP大部分都是个人实业家。刘晓松既是GP,也是一期基金最大的LP,其余的LP都是制造业等实业类企业家,投资额度大多在1000万-2000万元。

事实上,对于中国以制造业企业家为代表个人LP群体来说,天使基金并不招待见。他们一提到私募股权类型的资产配置,往往说的都是VC/PE。

“中国的个人LP更倾向于快进快出,投资期可以短一些,回报也可以低一些,比如很多人民币PE基金存续期3+2,投资3年,回报2倍,很多LP都接受。但青松基7+2的存续期,意味着现金流回报时间会很漫长。”董占斌称,这也是当初一期基金在募资过程中,说服LP时,遇到的最大问题。

“铁三角”的做法是向LP耐心介绍他们的投资理念,他们的逆周期性行业投资策略,同时,刘晓松个人的号召力也起了巨大作用,对于LP们,腾讯的上万倍回报案例是一个无论如何都无法抗拒的诱惑。

一期基金计划的投资期本来是3年,结果1年多时间1亿额度便已快速投完,本身已大大超出LP们的期望,基金目前的账面回报高达6倍,仅仅这个最保守的预估回报,在所有天使基金当中,已可以排在最突出的回报行列。

正是这种良好的投后表现,给了LP对青松基金“铁三角”GP团队的信心。从8月份开始募资的二期基金,规模也比一期基金扩大了2倍,达到3亿元。其中2亿仍然坚持投向互联网、移动互联网领域的天使阶段项目,剩余1亿则会选择跟投,投资于前期已投的表现优秀的项目。

董占斌介绍,相比一期基金重点投资游戏行业,二期基金的投资方向,会更加细分、更加多元。在他看来,不同的移动互联网细分行业都有它的爆发期,2012年是社交、2013年是游戏,未来可能是O2O、在线教育、互联网金融等细分领域。

而青松基金的做法,就是深入跟踪和研究这些热点细分领域的发展趋势,抓住行业爆发前夜的拐点,然后提前快速布局。

赞(0
相关资讯推荐
查看更多
相关栏目
我要评论
评论
百度小程序二维码
热门推荐
网友热搜
今日已有0人投递融资需求

融资金额

输入手机号码

立即申请

扫一扫,加关注
×